Participez à la restauration du tombeau de l'Empereur et des monuments napoléoniens

Contribute to the restoration of the Emperor's tomb and napoleonic monuments

Je fais un don No thanks

圆顶教堂,拿破仑墓

拿破仑一世陵墓的圆顶教堂(Dôme des Invalides)是巴黎的一处要地。本页为您介绍圆顶教堂从修建至今所历经的历史及功能变化。

 

拿破仑一世陵墓的圆顶教堂(Dôme des Invalides)是巴黎的一处要地。本页为您介绍圆顶教堂从修建至今所历经的历史及功能变化。

360°穹顶教堂程序由法国军事博物馆设计,Electronic Eye制作。

圆顶教堂(Eglise du Dôme)。

这家皇家教堂建造于1677至1706年之间。教堂内的装饰赞颂了路易十四的丰功伟绩、皇权及其军队。

随着杜伦尼(Turenne,1800年)的陵墓及沃邦(Vauban ,1807-1808)纪念碑的修建,拿破仑正式将大革命时期的战神殿(Temple de Mars)变成了安葬军事伟人用的圆顶教堂。 1800年,第一执政拿破仑下令将大世纪(Grand siècle)时期最伟大的元帅之一杜伦尼的遗骸迁入圆顶教堂。1808年5月26日,在法国称帝的拿破仑又下令将沃邦的心脏迁入圆顶教堂,设纪念碑,与杜伦尼墓相对。圣特蕾莎教堂(Chapelle Sainte-Thérèse)中的旧纪念碑由特莱普萨(Trepsat)设计,仅为一块简单石柱,顶端为小瓮,底座饰有战利品。1847年,建筑师威斯康提(Visconti)对安放拿破仑灵柩的地下室进行整修,由雕塑家Antoine Etex创制的黑色大理石石棺取代了这块纪念碑。沃邦呈半卧姿态,手执圆规,注视着自己的手稿若有所思。他在这里以科学家而非军人的形象出现。石棺顶端的方尖碑周围围绕着军旗。底座上的镌刻字样及浮雕图案象征着沃邦发起的十一税计划,突出这一举动的政治及改革意义。

今天与拿破仑一起静静躺在圆顶教堂中的,还有其子罗马皇帝Aiglon(雏鹰)、其兄弟约瑟夫•波拿巴(Joseph Bonaparte)及热罗姆•波拿巴(Jérôme Bonaparte)、柏特郎将军及杜洛克(Duroc)元帅、以及二十世纪上半叶名震一时的福煦(Foch )元帅和利奥泰(Lyautey)元帅。

拿破仑一世陵墓

1821年5月5日,拿破仑一世在圣赫勒拿岛去世,自1815年起,他便被流放至此。人们将其安葬在"天竺葵谷"的溪边柳荫下。直到1840年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一世才决定将拿破仑遗骸迁回故里。在连城(Jointville)王子的要求下,法国海军用美丽少女号(Belle Poule)将棺柩带回法国。

1840年12月15日,法国举行国葬,欢迎天子拿破仑一世魂归故里,迁入荣军院,等待陵墓的修成。 1842年,路易-菲利普一世要求建筑师威斯康提(Visconti) (1791-1853年) 对圆顶教堂进行大规模整修,挖洞修建皇陵。1861年4月2日,拿破仑一世终于在此长眠。

陵墓用红色石英岩打造而成,基座采用来自沃日(Vosges)山区的绿色花岗岩,周围环绕着一顶桂冠,铭文中则表述了拿破仑的丰功伟绩。陵墓四周墙上是由雕塑家布拉迪耶(Pradier)雕刻的十二尊"胜利女神"浮雕像,象征着拿破仑所经历的战争。彩色大理石地面上刻着八次大捷的名称。在环形走廊的墙上,斯玛尔特(Simart)用十幅浮雕讲述了拿破仑的十大丰功伟绩,如参与平叛战争、建立中央集权、成立国务委员会、编撰民法典、签署法国政府与教会间的和解协议、设立法兰西帝国大学、成立审计法院、撰写商业法典、实施大建设及恢复荣誉勋章等。地下室中拿破仑棺椁之上的拿破仑雕像身上装饰着第一帝国的标志。

Fermer la popup de notification

6 décembre 2019

FR Nous vous informons que le Musée est ouvert normalement, de 10h à 17h. EN On December 6th, we inform you that the museum is open from 10 am to 5pm.